目前日期文章:2016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南傳法句經》第100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00偈的主角是湯巴達提科(Tambadāṭhika),他原本是個小偷,後來金盆洗手,當上國王的御用劊子手,一做就是五十五年,才剛退休。某日,湯巴達提科在家裡特別準備妥米粥,便前往河邊洗澡,盤算回家後再好好祭祭五臟廟。他返家後,正欲享用時,尊者舍利弗恰巧從禪定中出來,站在他的門口乞食。湯巴達提科一見舍利弗,心念一動,思忖:「我一輩子都在處決竊賊,現在,我應該把米粥供養這位長老。」就算是積點兒福德也罷,於是他邀請舍利弗進門,畢恭畢敬獻上食物。

  飯後,舍利弗按照傳統,向施主開示法義。但湯巴達提科腦海一直想著自己以前的劊子手生涯,極為不安,根本定不下心凝神聽講。舍利弗了然於胸,為了幫助湯巴達提科安定心神,便善巧提問,他處決竊賊是出於自身的瞋恨、或純粹是依令執刑?湯巴達提科答說,他是遵照國王的命令行事,自己完全沒有殺人的瞋念或意願。「若是那樣,你何罪之有?」湯巴達提科在舍利弗的殷殷保證下,疑慮盡消,心境轉為平和,於是請長老繼續開示。當他專心聆聽時,心念寂靜,幾近須陀洹(Sotāpatti)的境界,旋即證得隨順智(Anuloma Ñāṇa)。之後,他陪舍利弗走了一段路,再轉身返家。不幸的是,尚未踏進家門,路上竟被一頭(據傳是惡魔所化的)母牛牴撞而死。

  當天晚上,佛陀來到比丘們的聚會時,眾人報告湯巴達提科死亡一事兒,並問世尊,湯巴達提科往生何處?佛陀答說,儘管湯巴達提科生平犯下殺人惡行,但因證悟了法,他往生至兜率天(Tusita devaloka)。比丘們可納悶啦,何以如此一個作惡之人只聽了一次法,竟然就獲得這般莫大好處?佛陀說,訓誨長短無關緊要,只要合於義理,縱使只有一語,正確了知後,也能產生無比利益。接著,誦出此偈。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9 - 20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9偈與第20偈的故事相同,其中深意頗值得玩味。話說有兩位比丘,同樣出身良好家庭,也是莫逆之交。其中一位不但精研經律論三藏,也擅長記誦說法。他教導許多弟子,成為十八群比丘的導師。另一位較年長,專心致志修習內觀,精勤不懈,終於證得阿羅漢果及種種觀智。

  某日,證悟的比丘前往祇園精舍向佛陀頂禮,兩位好友見了面。精通三藏的比丘有眼無珠,不曉得朋友已經蹐身阿羅漢,竟然輕視他,認為這個老比丘對殊勝法只略識之無。因此,他決定出幾道法義問題為難老友。佛陀明察秋毫,知道那位博學比丘的不善意圖,也明白嘲弄證悟的聖者,他必然會嚐到苦果。

  因此,出於慈悲,佛陀特地探視這兩位比丘,阻止博學比丘嘲弄他的朋友。如何阻止呢?佛陀親自提問,考問博學比丘關於禪定與證果的問題,這些都得透過實地禪修才能達到更高的成就,那位光說不練的三藏大師,博學歸博學,可答不出了。實修證得阿羅漢的比丘對答如流,輕鬆回答了所有問題。佛陀當即贊美老實修行悟法的比丘,對那位博學比丘則一句稱讚也沒有。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8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8偈中,才貌兼具的蘇茉娜德薇(Sumanā Devī)翩然登場。Sumanā 是一種大花茉莉,Devī 則有女神或皇后之意,的確是人如其名。講她的故事前,先來認識一下佛陀的兩大在家弟子,也就是布施第一的毗舍佉(Visākhā)和給孤獨(Anāthapiṇḍika)。這兩大功德主定居舍衛城,經常在自宅供養大群的比丘。在毗舍佉家中,負責監督供養事宜的是她的孫女。而給孤獨長者這邊,最初是由他的長女掌管,之後交由次女負責。兩個女兒皆已了悟佛法,出嫁後,住在夫家,因此由最小的女兒蘇茉娜德薇接下供養任務。

  某日,蘇茉娜德薇病得很嚴重,要求見父親一面。給孤獨長者來到女兒床前,蘇茉娜德薇竟然開口稱呼自己的父親「弟弟」,不久便撒手人寰。女兒怎會把爹爹喊成弟弟?莫非臨死前精神錯亂了?給孤獨長者百思不解,內心惴惴不安。於是,他來到佛陀跟前,稟報此事。佛陀解釋說,蘇茉娜德薇在死亡那個當下,神智清楚,沉靜自若。她之所以稱呼給孤獨為弟弟,因為她的修證成就比父親來得高。蘇茉娜德薇已證得二果,而她的父親尚停留在初果。佛陀接著告訴給孤獨,蘇茉娜德薇已經往生兜率天。

  有女如此,給孤獨長者歡喜之餘,大概也有幾分自歎不如吧?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7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7偈又輪到大反派提婆達多(Devadatta)出場。在第九和第十偈中,咱們已見識過佛陀這位堂弟的邪惡手段,現在,他又盤算幹啥壞事?

  話說提婆達多一度與佛陀一起住在憍賞彌(Kosambi)。當時,他眼看佛陀深受眾人恭敬,供養不絕,嫉妒之心油然生起,妄圖取而代之成為僧團的領袖。 一天,佛陀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講經說法時,提婆達多懷著私心走近佛陀,提議由他接管僧團。理由呢?因為佛陀逐漸老邁,該退休了。佛陀沒接受他的建議,反而加以告誡,說他不配承擔如此重責大任。提婆達多狂妄自大,於是佛陀要求僧團默擯之。

  提婆達多忍不下這口氣,悲忿不平,矢言報復,三度試圖殺害佛陀。首先,他僱用弓箭手進行暗殺;不料殺手不但沒下手,反而皈依佛陀,成為佛弟子。一計不成,二計又生。他爬上耆闍窟山(Gijjhakūṭa,意譯「靈鷲頂山」),推下巨石,想砸死佛陀,卻只傷到佛陀的腳趾。提婆達多可氣壞了,繼續施展詭計,利用一頭名喚納拉吉利(Nālāgiri)的大象,灌牠喝醉發狂,攻擊佛陀。孰知那頭醉象狂奔而至時,受到佛陀的慈悲感召,竟然溫馴地跪下。眼見謀殺之計一一失敗,提婆達多決定改弦易轍,著手破壞僧團。他以花言巧語慫恿一些剛出家的比丘隨他離開,前往伽耶西色山(Gayāsisa)另立門戶。但撐沒多久,在舍利弗與目犍連的勸導下,大多數的出走比丘自願回歸僧團,追隨佛陀修行。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6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6偈的主角是達彌迦(Dhammika)。Dhammika 這個巴利字意謂「虔敬的」、「如法的」、「正直的」、「正派的」、「公正的」等等與 Dhamma 有關的正面含義。達彌迦不負所名,是一位虔誠篤信的善士。他住在舍衛城,是佛陀的在家弟子,也是許多在家信眾的領袖,不論平日或特殊節慶,總是慷慨布施食物與其他資具。他生養不少孩子,有其父必有其子,同樣樂善好施。

  達彌迦逐漸老邁,重病臥床。彌留之際,他請求僧眾到病床邊誦經。當比丘們念誦《大念處經》(Mahā-Satipaṭṭhāna Sutta)時,達彌迦眼前出現一個殊勝的景象,六輛裝飾華美的馬車分別來自六個天界,爭相邀請他前往各自的世界*。達彌迦惟恐打斷誦經,發出微弱的聲音,請馬車暫等片刻。不料比丘們誤以為達彌迦要他們停止誦經,於是停下離去。

  過了一會兒,達彌迦告訴孩子們六輛馬車正等著他的事兒。當下,他決定搭乘來自兜率天(Tusita-devaloka)的馬車,滿懷著歡喜與信心往生。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5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5偈講的是屠夫隼砣(Cunda)的因果報應。一個心狠手辣的殺豬人發生何事?

  話說距離竹林精舍(Veḷuvana)不遠的村子裡,隼砣天天磨刀霍霍向豬崽。他幹這一行好多年了,磨出一副鐵石心腸,屠宰豬隻前,竟然像貓戲耗子般,先要細細折磨一番。隼砣一生沒積過一樁功德,撒手人寰前,他渾身難受、疼痛不堪。連著好幾天,他以雙手和膝蓋著地,像豬一樣匍匐移動尖叫,發出豬的呼嚕哀嚎。身心備受煎熬,到了第七天,一命嗚呼,往生到惡道。

  當時,有些比丘聽見從隼砣屋內傳出的呼嚕慘叫聲,以為他一定正忙著宰殺更多的豬。出家人不免批評兩句,隼砣端的是殘忍邪惡,半點兒慈悲心也沒有。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3 - 14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3偈與第14偈講的是同個故事,主角難陀(Nanda)是佛陀姨母大愛道與淨飯王的兒子,也就是佛陀的繼弟。

  話說佛陀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時,他的父親淨飯王(Suddhodana)隔三差五派遣使者請他回迦毗羅衛城(Kapilavatthu)探親。於是,佛陀在一大群阿羅漢的陪同下,踏上歸鄉路。抵達城門的當天,佛陀先向齊聚的三親六戚講了《一切度王子本生經》(Vessantara Jātaka,或譯毘輸安呾囉王子本生經)。第二天,佛陀進城後,朗誦一偈,第一句便是:「奮起吧,切莫放逸!」(Uttiṭṭhe nappamajjeyya)。淨飯王一聽,當下證得初果。走到宮殿時,佛陀另說一偈,開頭是:「勤修正法。」(Dhammaṃ care sucaritaṃ)國王旋即證得二果。

  接受供養之後,佛陀又開始講故事,這會兒講的是《貞德緊那羅本生經》(Canda Kinnara* Jātaka)。為啥提起這段前塵往事呢?原來佛陀和妻子耶輸陀羅有一世曾經是緊那羅,分別叫做貞德(Canda)和貞妲(Candā),兩人相愛至深。一天,他倆在溪邊嬉戲歌舞時,國王恰巧來此打獵,一見貞妲,立刻墜入愛河。二話不說,一箭射死貞德。接著向貞妲表明自己的國王身份,並表達愛慕之情。貞妲當然不從,哀慟悲泣,怨怪天神竟然坐視貞德不幸冤死。帝釋(Sakka)是忉利天之主,這份差使也不是好幹的,只要有善人向他呼救,他的寶座馬上發燙。貞妲這麼一哭喊,帝釋座下奇燙無比,他可坐不住了,立時化身為一個婆羅門,下凡救活貞德。佛陀回到家鄉,淨飯王不斷讚美耶輸陀羅的堅貞。因此,佛陀提起這段前世因緣,表揚耶輸陀羅累劫以來始終不渝的貞潔與真愛。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11 - 12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11偈與第12偈的故事主人翁是佛陀座下的雙賢弟子──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與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在歸依佛陀之前,舍利弗名喚鄔波帝瑟(Upatissa),目犍連則叫做枸利陀(Kolita)。這對好友住在王舍城,自幼即是知交。某日,兩人看戲的當兒,豁然領悟萬物虛假不真,便決定一起尋求解脫之道。他們先投入苦行者桑杰耶(Sañjaya)的門下,但學完他的教義後,仍然覺得有所不足,不夠圓滿。於是,兩人互相約定,各自雲遊拜師學道,任何一方尋得真正的不死法時,當即告知另一方。兩人就此分手,四處參學訪道。努力多年後,皆無所獲,最後只好重返家鄉。

  一天,鄔波帝瑟走在路上,巧遇阿說示尊者(Assaji,意譯「馬勝」,為佛陀初轉法輪時度化的五比丘之一),從其學到法的精要。當時,阿說示口占一偈,第一句是:「諸法因緣生。」(Ye dhammā hetuppabhavā)意謂,萬事萬物皆有個緣由。鄔波帝瑟在聽他誦偈的當下,就證得須陀洹(初果)。然後,他按照承諾,前往探望枸利陀,告知好友自己已證悟不死之境、並復誦一遍詩偈。枸利陀聽完後,也證得初果。他們想起以前的老師桑杰耶,希望與他分享,於是一起登門拜訪,稟報說:「我們已找到一位指引不死之道的人!佛已經出世了,法已被宣說了,僧團也已成形了。來吧,咱們一起去見佛陀。」但桑杰耶拒絕同行。

  鄔波帝瑟和枸利陀無可奈何,便帶領自己的眾多追隨者,前往竹林精舍謁見佛陀。他們入了僧團,成為比丘。枸利陀是目犍莉(Moggalī)的兒子,改名為目犍連(Moggallāna,意即目犍莉之子);鄔波帝瑟則改稱舍利弗(Sāriputta,意謂舍利之子)。受戒後的第七天,目犍連證得阿羅漢;舍利弗也在第十四天證悟阿羅漢。佛陀便委任他倆為上首弟子,協助弘法教化。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傳法句經》第9 - 10

 

 

故事為鄙人摘譯自 K. Sri Dhammananda 長老主編的英文版 The Dhammapada,添枝減葉若干。

 

  《法句經》第9偈與第10偈由反派大角提婆達多(Devadatta)領銜主演。按字面意思來看,Deva為天或神(god),Datta 則是dadātito give)的過去分詞;兩字合起來,意謂God-given,因此漢譯亦作「天授」。不過,提婆達多此一音譯名字較廣為人知。提婆達多來頭非常不小,他不但是佛陀的堂兄弟、也是佛陀妻子耶輸陀羅的兄弟。如此親上加親,卻偏偏一再跟佛陀作對,破壞僧團、謀殺佛陀,簡直壞的沒道理可講,最後直接下了地獄。當然,這是有宿世的因果關係。咱們來瞧瞧這回他幹了啥事兒。

  話說某日,佛陀的兩大弟子舍利弗尊者和目犍連尊者一起從舍衛城遊化到王舍城。王舍城百姓特地邀請兩位尊者和其他比丘,供養早餐。當時,有人饋贈一匹非常貴重的布料給供養儀式的主辦者,並交代他們,萬一資金不足,就把那塊布料變賣也罷。若是資金充裕,那麼,就把布料送給他們認為值得受贈的比丘。主辦單位啥也不缺,便決定把布料送給與會的比丘之一。由於兩大弟子只偶爾拜訪王舍城,而提婆達多長住當地,所以他們認為把布料送給提婆達多較為合適。這可是錯把土雞當鳳凰,送錯人啦。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