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在某個遙遠的地方,國

王們正如今日的總統們,每每也為

爭奪領土的瑣事煩惱不休。不知何

時開始,一個絕妙的畫界制度逐漸

成形,減輕了那些高貴腦袋的負擔

。協議後,有心佔領未定疆域的國

王揀出一匹馬,任由牠在未卜的土

地上漫行,後面跟隨一隊士兵。但

凡遇到阻礙,國王立馬整軍廝殺。

在規定的期限內,馬蹄踏過的土地

自然畫歸國王所有。馬兒建此功勞

,立等吃香喝辣?可不!無論馬兒

偷懶少跑百里、抑或勤快多奔千里

,等待牠的命運完全沒兩樣──喀

嚓刀落,祭品上供。

  現今,在某個不大遠的地方,

商賈們正如古代的牧人們,每每也

為牟取利益的瑣事煩惱不休。不知

何時開始,一個絕妙的促產方式逐

漸成形,減輕了那些忙碌腦袋的負

擔。他們飼養大群的牛隻,饗以美

妙的音樂,飽以美味的乳奶。牛兒

不勞耕耘,不愁吃喝,長得肥肥壯

壯,豈不開心?可不!等待牠們的

命運,唉,天知地知、五臟皆知。



【教訓】


我打小被甜言蜜語灌到大,教訓銘

刻在我的骨子裡。作馬作牛,橫豎

難逃一死。寧可當野牛作野馬,隨

地撒野,得個幾日自在!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