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不知那朝那代,有

個挺英明、挺愛民、可惜不知啥名

的國王。一天,國王心血來潮,國

境內每個孩子都收到一顆種子和一

道諭旨,上頭寫著:

       
      一 年 後     

   培出最美麗花朵的孩子 

   可以得到最豐盛的賞賜


  賞賜,誰不愛?何況又是出自

國王之手,還是「最豐盛」的呢!

全國百姓,不管當爹的、做娘的、

甚至姥姥大舅三嬸九叔公,整天全

瘋狂似的盯著花盆,澆水施肥,無

一不辦,比養孩子還勤快萬倍。

  孩子瞧著大人忙進忙出,忙得

兩眼發光,渾身帶勁。即使他們肚

裡的饞蟲早已吆嚷得比喧天鑼鼓還

響,他們心裡有數兒,大人可不是

瞎忙乎,這可是為著一樁神聖使命

哩!於是就沒好意思催飯吃。

  一年匆匆流水過。這日,京城

擠滿了捧著形形色色美麗花朵的孩

童,個個打扮得漂漂亮亮,小臉兒

上泛著嫣紅的光采,腦袋裡塞滿爹

娘千交代、萬囑咐的禮貌話。

  國王耐心地逐個接見。天可憐

見,他的國家不大,子民不多,他

也沒對花粉過敏──要不,他早昏

死在一片花香之中。

  眼看一輪紅日漸落西山,國王

總算瞧完最後一盆花,嘆口長氣,

正打算喝盞茶舒舒眼、提提勁,眼

角一乜,咦?畫柱後怎麼瑟縮著一

個破衣爛鞋、端著一隻缺角湯碗的

髒小孩兒?國王把伸向青瓷茶杯的

大手轉向髒孩子,招了一招,要他

上前講話。

  「你也是來討賞的?嗯?」國

王漫不經心問了一句,口氣混著胃

裡漲出的酸氣,泛著臭氣。

  (唔,咱們可不能怪國王勢利

眼,看人家小孩衣服髒破,說話就

這麼不客氣。誰說話沒帶點兒口氣

?再說,他累了一天,再好的脾氣

也磨掉啦。)

  髒小孩兒平生頭一遭同國王當

面鑼、對面鼓說話,連大氣也喘不

出,何況是正兒八經的話?幸好他

平日勞動忒多,筋骨靈活,頭頸自

動望前起伏兩下。

  國王笑了笑,滿眼嘲色問道:

「你的花呢?」

  等了半晌,髒小孩兒乾燥的雙

唇張了又合,合了再張,終於發出

細蚊般的聲音:「我、我把種子埋

在碗裡。每天太陽才出來的時候,

我就澆些溪水。冬天怕它凍壞,只

好窩在胸口。可、可、可它一直一

直不發芽……」髒小孩慚愧死了,

話也說不下去,暗恨自己為啥要來

丟人現眼。

  國王臉上的嘲色卻淡了。他伸

手撩起髒孩子的下巴,望著他那對

又認真、又羞赧的黑色大眼珠,忍

不住哈哈大笑。

  「孩子,你倒誠實。嘿,我偷

偷告訴你一個秘密罷。所有發下去

的種子全炒過了,壓根沒法兒發芽

開花!」

  咳,究竟誰得到了「最豐盛的

賞賜」?歷史書上沒告訴我們。不

過,根據鍥而不捨的追查,打旁門

妖道處探聽得知,那國人民不知透

過那條線索發現國王的惡作劇,於

是一怒之下,把愚弄全國的國王趕

下台。摘下王冠的國王、呃,不能

再喊他國王了,他也成了尋常百姓

之一,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最後

迫不得已,在街頭糖炒栗子勉強糊

個口。

  至於那個誠實的髒小孩下落?

嗐,在一個舉國不老實的地方,他

能怎辦?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