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和尚,法號「不語禪」,

肚裡壓根沒貨,平素對外交際全仗

著二名侍者代理。一日,寺裡來了

一個游方僧人,久聞和尚大名,趁

機參問:「如何是佛?」

  說巧不巧,那兩名槍手居然全

有事出門去也。不語禪可緊張了,

沒法子,只好東瞟瞟、西瞄瞄。

  那游僧又問:「如何是法?」

  不語禪自然沒法回答,只得看

上又看下。

  那游僧竟然還不放過,接問:

「如何是僧?」

  不語禪肚裡大罵,僧啥僧,我

還薑呢!莫可奈何,索性闔上眼皮

來個眼不見為淨。

  那游僧也不知那條筋沒接對,

全然不懂「出門看天色,進門看臉

色」的大道理,自顧自再問:「如

何是加持?」

  不語禪可惱啦!暗想:俺眼睛

也閉了,老兄你還待怎的?恨得不

行,手一伸……呃,當然沒敢劈頭

敲下去。

  游僧這會兒終於滿意了,作禮

而出,趕巧碰上事畢歸來的侍者,

遂歡喜迎道:「禪師果真是大修悟

者!我問佛,他東顧西盼,意思是

人有東西,佛無南北。我問法,禪

師看上看下,意謂是法平等,無有

高下。我問僧,他老人家瞑目,正

所謂白雲深處臥,便是一高僧。問

加持,他伸手,表示接引眾生。此

大禪真可謂明心見性呀。」言訖,

讚歎而去。

  侍者可納悶啦!敢情佛在家中

坐,自個兒瞎了眼兒,竟然沒能識

出?忙進方丈室瞧去。孰料才一見

面,「大禪」破口便罵:「你們兩

個上那兒去了?也不來幫我!適才

來了一個野漢子,他問佛,我東看

你不見,西看你又不見。他問法,

害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他接問

僧,我沒奈何,只好假睡。他又問

加持,我自愧諸事不知,做甚麼長

老?不如伸手沿門叫化也罷!」



──改寫自《廣笑府》,明代墨憨

  齋主人纂集。



【啟示】


閒話少說一句,馬腳少露一隻。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