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耷麻至某佛教文物店參觀。

大門一推開,赫見兩名比丘尼模樣

的女子坐在櫃台後方。兩人皆削了

髮,一色素白僧服。密教中有著白

袍者,南傳一脈也有衣白削髮的八

戒女或十戒女,可漢傳中向未聞見。

我頭一回撞著,不免大驚小怪多望

了一眼。

  耷麻買了一本書,結帳時,趁

便閒談幾句。其中一人是某寺的比

丘尼,另外一位尚未皈依,兩人竟

然一式一樣裝扮!我暗自驚訝,不

好多說。出了店門,與耷麻一陣嘀

咕,邊叨邊搖頭。

  按照佛陀為出家眾制定的規矩,

法衣應採用雜色、壞色、染色,譬

如,或兼青、或兼黃、或兼赤、或

兼黑、或兼紫,而不用正色。之所

以如此,一者,與在家人有所區別;

再者,以示不住於色之意。又,雜

色黯淡無光彩,亦含不炫耀之意。

各處山頭不遵古制,家自成俗,已

非異事,服色僅是其一。可在家者

居然大剌剌穿著法衣,寧不教人詫

怪!

  談笑之際,耷麻大侃「現代」

僧衣的由來,說今日僧尼的服式早

已非印度古貌,乃承襲明代的庶民

衣衫。又說吳三桂開關投降之前,

與滿族約法三章。那三章呢?一,

俗人降,僧人不降。二,男人降,

女人不降。三,活人降,死人不降。

換言之,「活者的在家男子」皆得

薙髮易服,而出家人、女子、入殮

的死人則依舊故明。耷麻那張嘴兒

可比媒婆,上天下地東徵西引,真

中也帶個假味。姑且做個談助也罷。

  我不由得想起,數年前遊杭州

靈隱寺,目睹鐘點和尚大大方方坐

在如來法座底下,翹著二郎腿兒,

聽著收音機京戲哼哼呀呀。世道已

然如此,睜隻眼閉隻眼還得個清淨。



【補充】


  關於居士著僧衣一事兒,我記

得曾在蓮池大師的書中瀏過一篇短

文。回來查証,果不然,《竹窗三

筆》載有〈居士搭衣〉一文:



   圓頂方袍,則知三衣,僧

   服也;髮其首而僧其衣,

   非制矣。古人謂反有罪愆,

   而著為成訓。世人不察,

   僧亦不言,可嘆也。予少

   時見昭慶戒壇受優婆塞優

   婆夷戒者咸著三衣,蓋沿

   習為風,而不知其非也。

   此非在家者之過,出家僧

   不以明告,而惟順人情以

   致此也,故表而出之。



【按】


方袍:比丘之法衣(即三衣)盡

  為方形,故稱之方服、或方

  袍。

優婆塞優婆夷戒:即不殺、不盜、

  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五

  戒。優婆塞,總稱受五戒之

  男子。優婆夷,受五戒之女

  子。


(整理自丁福保所編《佛學大辭典》。)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