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那石頭漢!你縱然修練成寒岩,

沒血沒肉的,人家荳蔻少女又豈是

枯木可比?先甭管姑娘家安啥心眼,

出家人慈悲為懷,換作是俺虛子,

結局可就不同啦!


咳咳……張眼看來!



○● ○●○ ○○● ● ○●


虛子:姑娘,你的身子怎這麼冷?

   準是受寒了。貧僧別的不行,

   氣功倒是練過幾年,待俺運

   運氣替你去去寒可乎?

姑娘:(壞啦!這個場面,怎生應

   付?阿母可沒告訴我。)

   嗯…我……

虛子:瞧你凍得連話都說不清,唉,

   可憐可憐!來來,先坐著吧!

   〔一面說,一面拉著姑娘坐

   上蒲團。〕

姑娘:(這個野和尚想幹什麼?莫

   非…噁……)

   〔掙脫不開,一陣氣血上湧,

   面紅心跳。〕

虛子:姑娘別緊張!貧僧練的是正

   宗少林寺「易筋經」,決非

   旁門左道。你大可安心,不

   用擔心走火入魔。

姑娘:(誰稀罕你的易筋經!本姑

   娘好歹也是開悟的!)

   嗯…不……

虛子:〔仗著蠻力,左掌已按上姑

   娘背心。〕

   別開口!

   〔開始輸氣。〕

姑娘:〔全身一陣顫慄。〕

   哎喲!我……

虛子:要你別開口,你就別開口!

   瞧你這麼扭來扭去,貧僧怎

   麼送氣嘛!

姑娘:〔猛然站起身,回手一巴掌

   劈來,「啪」的一響!〕

虛子:〔捂著臉。〕

   哎唷喂呀!姑娘你怎打人?

姑娘:氣你個頭!我……我最最怕

   癢,你偏偏欺負我!我跟阿

   母說去!

   〔哭著跑出門。〕

虛子:〔莫名其妙。〕

   貧僧那裡欺負你了?哎,姑

   娘家的心事兒真真令人費解,

   這會子你不是手也不冷、腳

   也不顫了嗎?罷罷,繼續用

   功參禪。



   三.炷.香.之.後.


〔老婆子滿面寒霜衝進庵門,虛子

心安理得靜坐蒲團之上。〕

婆子:兀那野僧!瞧你做得好事!

虛子:〔理越得、心更安,悠然起

   身合十招呼。〕

   施主,您太客氣啦!貧僧承

   賢母女照顧多年,怎忍心眼

   睜睜瞧著令嬡發寒打顫而置

   之不理呢?再說也不過舉手

   之勞,算不得什麼好事。

婆子:老身不管!你得離開這間庵

   房!走!馬上走!

虛子:貧僧何罪何過?施主為何趕

   我離開?非走不可嗎?

婆子:沒錯!老身就養了這麼一個

   閨女,還是開悟的呢!眼珠

   長到頭頂,白吃了十六年上

   好白米,也沒見半個人上門

   提親,唉!這回我吩咐她辦

   件事兒,你到底對她動了什

   麼手腳,弄得她啼啼哭哭,

   一個勁兒說非你不嫁!好漢

   做事好漢當,你馬上給我還

   俗離開庵房,上洞房去!

虛子:〔義正詞嚴。〕

   施主,使不得!貧僧業已皈

   依佛祖,豈可另生家室之念?

   令嬡既是啼啼哭哭,是悲非

   喜,想來您錯聽了。

婆子:老身老歸老,自幼習練「八

   陰真經」,耳聰目明,豈有

   錯聽之理?你究竟依是不依?

虛子:〔佛光燦然。〕

   不依!

婆子:當真不依?

虛子:死活不依!

婆子:〔夜叉現形。〕

   好!算你硬!不愧三寶弟子!

   這等沒血沒肉,養你作甚?

   〔雙手猛可一揮,運出三昧

   真火,四周立刻陷入火海。〕

虛子:媽媽咪啊!

   〔奪門而逃,連蒲團和飯缽

   也來不及搶救。〕



●○○ ● ○●● ○ ● ○●



呵!結局果真不同!人家寒岩僧至

不濟,起碼還留下蒲團飯缽哩。


【某雨夜,陪友戲作,遣此漫漫。】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