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曾記一則頗具「武俠」

味道的人物小傳,主角是一位賣油

的老頭。原文筆力遒勁,錄之於下:



   陳康肅公善射,當世無雙,

   公亦以此自矜。嘗射於家

   圃,有賣油翁釋擔而立,

   睨之,久而不去。見其發

   矢十中八九,但微頷之。


   康肅問曰:「汝亦知射乎?

   吾射不亦精乎?」翁曰:

   「無他,但手熟爾。」康

   肅忿然曰:「爾安敢輕吾

   射!」翁曰:「以我酌油

   知之。」


   乃取一葫蘆置於地,以錢

   覆其口,徐以杓酌油瀝之,

   自錢孔入而錢不濕。因曰:

   「我亦無他,惟手熟爾。」

   康肅笑而遣之。



歐陽修《歸田錄.卷一》〈賣油翁〉



  好一個「手熟」而已!這位賣

油翁輕描淡比一下,舉重若輕,非

高手不能臻此。無怪穿楊神射陳堯

咨(康肅)不得不拱手苦笑。

  世間諸般技藝莫不如是。彈吉

他亦然,不天天擁抱,焉能手熟?

今日上課,我以「事忙」為藉口掩

飾偷懶的事實,內心慚愧極了。

  老師偶爾提及「好漢當年勇」

的趣事。譬如,他和老搭擋Z老師

的初次「交鋒」。那時Z老師正服

役,他的朋友參加吉他大賽,落居

第二。Z老師豪氣干雲,向好友撂

下話:「你等著,我替你『報仇』!」

  後來,Z老師透過電視節目觀

賞到老師演奏,又驚又喜:「他竟

能這樣彈!」當下折服,回函給朋

友:「怪不得你得第二名。」並決

定退役後登門向老師求教。

  那時,老師住在舊房子,人在

屋內彈吉他,屋外聽得一分二明。

Z老師打聽清楚他的住處,特地前

往拜訪。方近門口,便聽見綿綿不

絕的吉他聲,一時竟難以確定究竟

是唱片的音樂、抑或有人練彈。怎

說呢?因為老師當年練習時,習慣

同一首曲子反復彈奏不歇,直到興

盡再另換他曲。Z老師站在門口諦

聽,曲子反來復去,流暢至極,始

終抓不出錯處。設非唱片,一般人

豈有此等本領?可若是唱片放出來

的音樂,又怎會同首曲子反來復去

毫無間斷?這一疑一站,就站了四

十分鐘。詫疑不定的當兒,霍地聽

到一處破綻,當下了然。呵,人在

練習。

  他們兩人雖尚未會過面,但彼

此皆耳聞過對方。扣門相見後,Z

老師脫口便問:「你練了很久?」

老師的口頭禪是:「沒啦,沒怎麼

練啦。」

  明明練了很久,還回人家「沒

怎麼練啦」!聽至此,我禁不住哈

哈大笑。

  老師可振振有詞:「那是我的

口頭禪嘛,衝口就出來了。再說,

我的確沒怎麼練。我小時候一練就

練十幾個鐘頭,彈到半夜兩三點鐘

呢。」

  行行,一練就十幾個鐘頭!如

此下功夫,手不熟才怪!

  「所以Z老師跟您學習了?」

  「沒啦,我們談話之後成為好

朋友,以後常常互相練習切磋。」

  這些陳年往事老師原本不曉得,

是日後Z老師斷斷續續告訴他的。

一路彈來,春風少年轉眼髮鬢成霜。

而老師手熟之外,更添「心熟」,

得於心應於手。聆聽之際,每每令

我生起「高山仰止」之浩歎。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