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老和尚認識超過十年。斷

斷續續往來,笑罵由他的事兒說之

不盡。

  某日上山探望,敘寒問暖。老

和尚笑瞇瞇道:「你問我身體如何,

我這麼問你罷。人活到八十歲以後,

眼睛看不清楚,耳朵也聽不真切。

你說,這種情況會好轉麼?」

  呵,老和尚又玩起「觀機逗教」

這套。我老實陪玩:「不會。」

  「這就是了。我的身體老了,

跟機器的零件一樣,只能儘量保養,

不要讓它工作超過限度。一口氣一

口氣慢慢活,也許還可以撐好久。」

  日常飲食可好?所幸市政府與

老人中心之類的機構合作,派遣專

人定日上山為他打理。

  老和尚苦笑道:「肯辛苦上山

的人只有一位,我若不接受,他們

找不到其他人為我買菜煮飯。這位

做飯的小姐,我真拿她沒法子。頭

腦很不靈光,辦事磨磨蹭蹭慢得要

命。譬如,我愛吃饅頭,託她買些

過來。等了兩星期,她老忘記!好

不容易終於買來了,買的是全麥饅

頭。我腎臟不好,食物的禁忌全寫

在紙上掛在牆壁。我問她看見牆上

那張表了麼?她說不用看,全背起

來了。她全背起來了?哼,我不能

吃全麥的東西!算了,又不能責備

她,一罵,她就不高興。我只好開

玩笑說,『等你買來饅頭,我早餓

死了。』唉,人老了,真沒辦法!

只好自我寬慰,有人肯上來幫我做

飯,總是好過沒人。」

  暮年處境不易,老和尚不免動

起歸鄉養老之念。談及故鄉人事,

不禁回想起初至台灣的光景。

  「當時以我的程度與資格,政

府要輔導我做中級公務人員。我心

想,這輩子打算出家了,還幹甚麼

公務員?沒有答允,跑去當小工磨

練自己。修了幾年苦行,才正式出

家。你可別小看苦行,修過之後,

日後再遇到痛苦折磨,就不容易受

影響而動搖心志。」

  我的好奇心被挑起。夢參老和

尚因作夢因緣出家,甚而自號「夢

參」。老和尚因甚因緣遁入僧家?

  「因為作夢。那時有一個也是

單身的同袍,邀請我到他家住。我

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穿過走廊進

入一間屋子,屋裡有個女人抱著孩

子餵奶。問我吃飯了沒?我答吃過

了,逕自躺到床上睡覺。醒來後,

我直覺那個女人是我前世的老婆。

挺奇怪的,她的舉止態度和說話語

調跟邀我同住的朋友一模一樣。我

當下猛可生起一股強烈的感覺,我

已經度過不知多少世的家庭生活,

娶妻生孩子等等,這一世我再也不

要過這種日子!」

  嗯,有意思。

  從個人經歷扯至幾位時相往來

的居士,論長道短一番後,老和尚

照例又來一折「指桑罵槐」。

  「佛陀曾說,『世智辯聰』是

見聞佛法的八難之一。太聰明的人

不易修行,世人贊賞的聰明其實是

修行的一大障礙。譬如說,在這兒

住過一段時間的某小姐,她很能幹,

非常聰慧。我蠻喜歡她來跟我同住,

但她一直猶豫不決。再譬如……」

  行了行了,眼看就要點名罵到

我了,七點鐘了,天色已暗,趕緊

起身告辭。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