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朋中不乏染患末期「氣管炎」

(妻管嚴)、或不時得添座「床頭

櫃」(床頭跪)的好漢。實在說來,

古今中外,上自將相王侯、下至販

夫走卒,不懼內者幾希!

  摯友講了一則笑話,記錄如下:


  有個縣官,說起那股貪錢攬勢

的勁頭,誰也比不上。平生啥也不

怕,偏偏就怕老婆。一天,縣官閒

來無事,想探探底下那班皁役當中

有誰不怕老婆的,於是命令道:

「不怕老婆的,站到右首邊來。」

  才說完,呼嗤一聲,除了一個

楞頭楞腦的小伙兒原地不動外,其

他人全擠到了右邊。縣官大是佩服,

拍拍小伙兒的肩膀,滿口稱讚道:

「真有你的!居然不怕老婆!」

  那小伙子靦腆笑了笑,說道:

「我家裡的吩咐過,絕對不准扎堆。」



【按】


扎堆:家鄉土話,謂「往人堆裡鑽」。



  為著湊興,我從《中國笑話書》

與《笑林廣記》揀出幾篇略加改寫,

為天下好漢一掬同情之淚。



※  ※  ※  ※  ※



  一群怕老婆的漢子聚在一起,

嘰嘰喳喳,盤算商議個不怕之法,

以正乾綱。正說得痛快之際,忽然

從門外風也似的跑進一個小子,惶

惶然喊道:「不得了!不得了!列

位尊嫂聞知,已相約即刻一齊打進

來!」

  眾漢一聽,發一聲喊,駭然奔

散。當中惟有一人坐定不動,莫非

獨他不怕不躲?眾人私相佩服讚歎

道:「真乃大丈夫也!該讓他做大

哥。」

  少頃,婦人散去。眾漢子趨前

細觀,原來驚死了!



※  ※  ※  ※  ※



  甲乙二人俱是懼內高手。一日,

乙前往甲處向其訴苦:「房下近來

行事更狠,三更半夜,馬桶還要我

拿!」

  甲聽著一陣義憤填膺,攘臂罵

道:「忒也為難人了!若是我……」

言未畢,甲妻背後斷喝道:「若是

你,便怎的?」

  甲不覺下跪,哆嗦回道:「若

是我,早就拿了。」



※  ※  ※  ※  ※



  有個人怕老婆,又愛吹牛。一

日,同幾個朋友侃起自己何等神勇:

「哼!河東獅吼算什麼!俺可比南

山猛虎,怕她個啥!」

  正說著,他的老婆趕巧掀簾進

屋來,聽見這話,鼻孔一哼。那人

趕緊接下說道:「俺是猛虎,她是

武松。」



※  ※  ※  ※  ※


 
  某武官懼內。一日,面帶傷痕,

同僚見狀,不無同情道:「登城發

令之人,竟然受制一女子,還有甚

麼顏面?」

  武官無奈答道:「積弱所致,

一時整頓不起。」同僚道:「這有

何難!現成的刀劍士卒皆可助兄威。

待她咆哮之時,先令軍士披挂鎗戟,

林立站於兩旁,與之相抗。她懼於

軍威,敢不降服?」

  果然妙計!武官欣然納領。隊

伍部署妥當,弓矢刀劍齊張。其妻

見之,大喝一聲道:「你裝此模樣,

想幹甚麼?」

  武官聞言,不覺膽落魂飛,急

急下跪答道:「並無他意。請奶奶

赴教場下操。」



※  ※  ※  ※  ※



  唐代中令王鐸,與房玄齡一般,

也是懼內榜上的佼佼者。因黃巢兵

近,受封都統以鎮渚宮,只有姬妾

相隨,其妻未同行。一日忽傳急報,

謂夫人業已離京在道,馬上就要到

來。

  王鐸駭然變色,望著左右人道:

「巢賊漸漸近南來,夫人又悻悻自

北至。旦夕情味,何以安處?」幕

僚戲道:「不如降巢。」王聞之大

笑。



※  ※  ※  ※  ※



  有個怕老婆的人,老婆新近死

了。見老婆的畫像懸掛柩前,舊恨

驀然湧上心頭,胳臂一捋,拳頭便

欲揮去。孰料突然颳起一陣風,吹

動了畫軸。那人大驚失色,急忙縮

手訕然道:「我是取笑作耍的。」



※  ※  ※  ※  ※



  安鴻漸為人滑稽,素有捷才,

偏偏見老婆如見老虎。岳父逝世,

眾人哭於道途。其夫人個性嚴峻,

呼入幕內訓斥道:「路上哭時,為

何沒見你流淚?」鴻漸惴然答道:

「我用帕子拭乾了。」其妻嚴色告

誡道:「明日早早臨棺,非見淚不

可。」

  鴻漸唯唯應諾。可淚水豈是說

來便來?委實計窘,無可如何,次

日以寬巾納溼紙置於額頭,呼天搶

地哭將起來。慟哭罷,其妻又呼入

幕中察看。一看,不由驚道:「淚

出於眼,何故額頭流淚?」

  鴻漸回道:「豈不聞自古云,

水出高原?」聞者莫不捧腹。



※  ※  ※  ※  ※



  戲數懼內英雄,自然不得不提

箇中高人陳季常。陳慥字季常,公

弼之子,居于黃州之岐亭,自稱龍

丘先生,又曰方山子。其人好賓客,

喜聲妓,然而其妻柳氏凶妒非常,

獅威一現,管他龍丘或方山,也由

不得頹而倒之。

  蘇東坡曾作詩嘲之:「龍丘居

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

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怕老婆怕到這般境界,也是一絕。



※  ※  ※  ※  ※



  莫說國人懼內如懼虎,西人亦

然。手邊恰巧有一則英文版的「不

准扎堆」。



 Everybody on earth dies and goes

to heaven.

 God comes and says, "I want the

men to make two lines. One line for

the men that dominated their women

on earth and the other line for the men

that were dominated by their women.

Also, I want all the women to go with

St. Peter."

 With that said and done, the women

are gone and there are two lines of men.

The line of the men that were dominated

by their women was 100 miles long, and

in the line of the men that dominated

their women, there was only one man.

 God got mad and said, "You men

should be ashamed of yourselves. I

created you in my image and you were

all whipped by your mates. Look at the

only one of my sons that stood up and

made me proud. Learn from him! Tell

them, my son, how did you manage to

be the only one in this line?"

 The man replied, "I don't know. My

wife told me to stand here."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