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歲中秋,上山探望老和尚。

山間小徑游人熙熙攘攘,蟲鳴中不

時夾雜兒童的笑語。

  老和尚的破廟子格外冷清。踏

上大院的石級,惟見一個老人孤伶

伶坐在竹椅上,垂首閉目。

  「師父!過中秋啦!」

  老和尚綻開笑容,一貫的招呼:

「你去那裡了?怎那麼久沒上山?」

他的印象凍結在我的印度之行。其

實我回來後上山探望過,可他顯然

記不清。

  從袋中取出剝皮的柚子、一盒

點心、三個窩窩頭,權充賞月的談

助。可惜老人家身體狀況一年不如

一年,腎臟出毛病,忌口不少,舉

凡高鉀、高磷的食物少碰為宜。兩

人分食一個窩窩頭、一顆柚子,大

部分落進我的腸肚。

  有一搭沒一搭扯著天寶遺事。

老和尚談興頗高,只是一提起後繼

無人一事兒,不免欷歔再三。能怎

辦?他之前中意的女居士猶豫不決,

溝通幾回後,他煩了,任其愛來不

來。

  「她只要肯來,我死後這廟子

不就是她的了?可她吞吞吐吐,老

是拿不定主意。我現在身體不好,

需要徒弟幫忙照顧。她在我苦的時

候不來,等我身體好了,她再來?

不是我把女人看輕了,女人實在小

心眼!我跟她溝通幾次後,總算搞

清楚,原來她心裡不痛快,怪我責

備她。」

  怎麼個責備?我頗好奇,追問

究竟。

  一談起來,老和尚又露出無奈

的笑容:「那位小姐佛學懂得不少,

在女人當中,算得上少有的高水平。

但是她滿嘴賣弄佛學名相、這詞那

詞的,實際修為根本沒有。我一聽

她賣弄,心裡就很煩。我這人說話

直,有甚麼說甚麼,把她的毛病說

了一通,要她多做少講。沒想到惹

惱她了。她氣在心裡,起初也不跟

我說,溝通後我才曉得。

  「你說嘛,子路聞過則喜,孔

子的弟子這樣,學佛的人怎能不學

一學?別人指正自己的過失,我感

激都來不及了。她不讀古書,還嫌

我責備!她就是這樣,聽到贊美就

高興,講她兩句就生氣。人家子路

是大賢,聞過還歡喜呢!女人真的

是小心眼兒!」

  嘀嘀叨叨一陣,我按捺不住大

笑:「師父,你被女人欺負啦?」

  老和尚瞪我一眼,默然不語。

  幫忙老和尚鋪妥新曬的枕被,

告辭下山。

  秋高氣爽,踏著月色獨自漫步

林間小道。連日來東家請客西家邀

宴,教市廛喧囂纏個不了,難得清

靜若此。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