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老師另有一癖──喜愛索

奇尋怪。舉凡飛碟、超覺、神鬼……

談興一發,每每如堤潰雪崩,陪話

者也不得不跟著沒頂。

  這會兒老師瞄向「修行」。我

揀了《見道》一書送他,這本書無

神非怪,淡得出白水味兒,平實記

述若干西方南傳比丘的入道因緣、

或實地修悟。老師或覺「不夠味」,

老把話題扯向神秘難解之事兒。我

心底不覺犯嘀咕,「哼,下回端出

藏密唬你一唬!」

  他自己倒理性得很:「我最講

求科學証據,可不是胡亂迷信。譬

如,有些傳說純粹是歪打正著鬧出

來的,不是真事。」為証明所言不

虛,老師吐露一樁童年趣事。

  話說老師還是中學生的當兒,

對天文星象忒感興趣。那時他家住

台東,有一位哥兒們同好此道,兩

人最愛深夜結伴至某幢公家樓房的

樓頂觀星。該地四野荒草蔓生,頗

有幾分森森鬼氣。

  某天夜裡,兩人又相偕到老地

方。登上樓頂之前,必須先推開一

扇大門。跨進門後,同道小心翼翼

閂好門。架妥望遠鏡,緊挨著望遠

鏡調整角度,全神貫注追察某顆星

子。

  說巧不巧,老師趕巧內急,見

同伴觀得正起勁兒,當下也不招呼

他,自個兒悄悄下樓解決。上樓時,

虛掩門扉,留下一條縫。同道渾然

不知他已經來回一遭,還以為他一

直站在自己身後。

  終於換老師仰觀天象了。那位

同道也想解個手,跟老師說一聲後,

逕自離去。孰料沒一會兒又匆匆衝

回,急惶惶問:「我、我剛才關了

門,對不對?」

  老師一見他驚嚇的神色,驀然

想起自己忘了把門關好。一個促狹

念頭猛可生起,忙不迭裝出一臉詫

異表情答道:「對,你關了門了。

怎麼了?發生甚麼事兒了?」

  同道越發驚駭莫名,滿嘴牙兒

捉對打戰:「門開了!門是開的!」

老師跳起來:「怎麼可能?我明明

看見你門關得很緊!怎麼可能自動

開了?」一陣寒風颼颼拂過。

  同道緊張得屎尿險些憋不住了:

「你說,會不會是鬧鬼?可能不可

能?」

  老師講到這兒,簡直笑得喘不

過氣:「我當時的演技絕對一流!

朋友說一句,我跟著又搭腔又表演。

最後,連我自己都以為見鬼了。我

們慌慌張張挾起望遠鏡逃回家。從

此以後,不管說好說歹,他死活再

也不肯陪我去樓頂觀星。我跟他說

實話,門是我關的。他根本不信!

以為我故意這樣講,好讓他安心陪

我去看星星。我後悔死了!他不陪

我,我一個人也不敢上樓。更好笑

的是,這件事傳了開來,越傳越活

靈活現,遠近都說樓房那邊鬧鬼。」

  老師歎口氣:「我真後悔!後

來再也沒去那裡看星星,最快樂的

事情就這樣斷了。這叫做自作自受!」

  聽完老師的「搗鬼」傳奇,哈

哈大笑之際,我強自按捺,硬是把

「活該」二字關在嗓口。



【原寫于 30 April 2006】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