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週練習舊曲 La Dedico A

Te。曲式樸素,近乎〈荒城之月〉

的清寂,但添增一絲淒婉的況味。

若改以二胡來拉,管保愈發動心盪

魄。

  老師給錯曲名,筆誤為 La Dedico

A Ta。我近年養成一個「打破砂鍋

揪到底」的壞習慣,上網查此曲的

來龍去脈,結果勾出一堆莫名其妙

的信息。

  「老師,你是不是記錯字了?」

  老師年少時爬牆摔倒,傷到腦

部,語言能力略受影響,文字記憶

不是頂好。他每每以此自我解嘲:

「我讀小學時,背書又快又好。要

不是摔壞腦子,哼!」言下之意,

也輪不到我在他跟前賣弄啦。

  聽了我的懷疑,老師眼珠一翻,

納悶道:「不會吧,我一個字一個

字抄下的,還會有錯?」

  所幸老師深具科學精神,立刻

翻出一疊老式唱片,又找出兩本曲

譜,仔細索查。果不其然!

  「你看看這甚麼字?怎麼不一

樣?」

  曲譜標的是 Il Ferrovierre,唱

片上的曲名則是 La Dedico A Te。

細看書上的說明,原來如此!

  這首曲子出自義大利電影 Il

Ferrovierre(The Railroad Man, 1956;

鐵道員),La Dedico A Te 應是插

曲之名。導演為 Pietro Germi,作

曲者則是 Carlo Rustichelli。

  「沒想到我真抄錯了!」

  抄錯有甚打緊?我衷心贊佩老

師的吉他造詣,絕大部分是無師自

通,靠一己的天份與勤練而得。

  「我非常喜愛這首歌,特意編

了好幾種譜。本來我全用顫音,彈

起來很像『阿罕布拉宮的回憶』。

後來我手指受傷,顫音彈不好,就

改成現在這種A-B-A的曲式,

只有中間一段用顫音。你可別看它

簡單,以前我開演奏會的時候,偶

爾興起,也會表演這首呢。」

  嘖,老師的老毛病!公開演奏

時,他專挑難度極高的曲子,要讓

聽眾大開耳界驚歎一聲,「哇!這

麼難的曲子,肯定要練好久!」

  「我倒也不是存心炫耀啦,人

家來聽我表演,總要拿出一些硬功

夫。不過,我也很樂於彈我喜愛的

歌曲,與人分享。」

  La Dedico A Te 正是老師樂於

在演奏會上與人分享的惟一「簡單」

曲子。



【原寫于 23 May 2006】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