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連病數天,吃了中醫友人

開的中藥後,下痢止住,但莫名其

妙冒虛汗。今天上課時,我請他去

醫院檢查。他回道:

  「沒用的。除非你快死了,醫

生會仔細看你幾眼;要不他們隨便

打發,看了等於沒看。」仗著挨得

住,堅持不去。

  憂心之餘,不禁聯想到朋友的

名言:「大病治不了,小病自己好。」

他在中醫院工作大半輩子,所見所

聞不謂不廣。出此喟歎,當有所本。

  再想到摯友就醫,每每塞了一

肚兒怨氣:「別講甚麼視病如親,

把你當人看待就不錯了!在這兒看

病,哼,等你一條腿伸進鬼門關了,

再去找醫生罷!」與老師的看法如

出一轍。

  老師不看病,吉他照練。因他

十一月又得外出表演,這段期間隨

興練曲,暫且擱下需時甚長的佛朗

明歌。

  我屢次在誠品書店聽見播放

Charade 此曲的爵士演奏,頗為悅

耳。於是找出譜子,請老師陪我順

順音。旋律帶股單純的魅力,反來

復去,指頭無意識活動,思緒卻飛

到黃葉繽紛的樹林子。

  老師霍然站起身走出房間。他

的老習慣,八成又想到甚麼玩意。

沒一會兒工夫,笑嘻嘻回來,遞給

我一片DVD。一看,原來是電影

Charade。

  「你拿回去看,很不錯呢。」

  我視力不佳,不大看電影。老

師懷舊成癖,買了一大籮筐經典老

片,三不五時抽幾片囑我觀賞。猛

可記起,《科學怪人》、《後窗》、

還有一大疊雜七雜八的片子,擱在

桌底,竟然忘了它們!  

  盛意難違,苦笑收下。打算趁

老師不在的期間,趕緊看完了事。



【原寫于 24 October 2006】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