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甲和某乙這對好友平素聚在

一塊兒,不是彼此開些玩笑,就是

互相出個洋相。一天,兩人在山林

間遊蕩,走呀走的,不覺有些乏了。

某甲偷懶,死活不肯往前再走,就

著樹旁草地一躺。

  「喂,你可不能在這兒歇下。

我又餓又渴,咱們找點兒東西填填

肚兒罷。」某乙一面迭聲催促、一

面使勁拉扯。

  某甲倦得眼兒也張不開了,經

不住某乙一催再催,心生一計,坐

起身子,道:「你餓了是不?嗐,

怎不早說呢?這裡我熟得緊,喏,

你瞧,過了前邊那座橋,望東再走

個三四里,就是一大片桃樹林。這

會兒桃子正熟哩,你趕緊過去吃個

飽。我在這兒打個盹兒等你。」

  某乙一聽,精神登時來了:

「那敢情好!你在這兒等我。」話

聲甫落,早一溜風跑個不見影兒。

  某甲竊笑不已,方圓十里內那

來甚麼桃樹林?隨意一招便支開囉

唆鬼,料那諸葛孔明也沒自己這般

高明。得意地身子一歪,舒舒服服

尋周公喫茶去也。正喫個天玄地黃

之際,突然肩頭一陣搖晃,睜眼一

乜,只見某乙似瞋非瞋,一臉古怪

直柯柯瞅著。

  「你飽了?不渴了?嘿嘿……」

某甲一陣心虛乾笑。

  某乙不懷好意瞪了某甲一眼,

道:「你說過了橋,望東走個三四

里,有一片桃樹林?」

  欸,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朋友一場嘛,橫豎他能拿我怎樣?

某甲心裡這麼一盤算,當下爽快招

供:「逗你的。」

  「赫!你逗我!直娘賊!甚麼

走個三四里,我走了十里不止!天

幸那片桃樹林的桃子個兒肥汁多,

要不,我豈不是冤死了?」

  「啥?真有桃樹林!呃,我是

說,那兒的桃子還合你的意?」某

甲簡直不敢相信,歪鏢居然打下空

中鳥兒。

  「怎不?呵,我可倦啦。讓一

讓,我躺會兒。」說著,一頭倒下

某甲身旁。

  某甲睡飽了,肚兒也開始咕嚕

作響。於是忙不迭起身,道:「行,

你好好睡一覺,我也去嚼一頓。」

  覷著某甲的背影逐漸消失紅花

綠葉間,某乙身子一翻,嘴角綻開

笑漪。

  這一覺端的好睡,從日正當中,

直睡到天邊泛起煙霞。某乙挺起身

子,打了個又長又滿足的呵欠。這

時恰好瞥見某甲拖著步子一腳深、

一腳淺踅返回來。

  「你說走個十來里,找到一片

桃樹林?」某甲又累又餓,話也說

得有氣無力。  

  「怎不的?你沒找著?」某乙

險些笑出聲。

  「我走了怕不止三十里,一路

伸頭探腦,連片桃葉也沒瞧見。」

  「哈哈哈!」某乙按捺不住大

笑:「那來桃樹林?逗你的!」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