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上完吉他課,拐道上山探

望老和尚。

  十二月十七日了,台北的午后

寒意淡然。天空晴碧如洗,陽光穿

蔭而過,斑駁不定的光影在石階和

林間閃舞。大半年未親近這條山徑,

樹葉似乎更綠、山色也更青了。

  踅進老和尚的冷廟,四野悄然。

院子裡多了兩條陌生的狗,形貌猥

瑣,顯然是落拓山林的野狗。兩條

狗見了我,瞪著懷疑的眼神避往一

旁。我不禁暗歎,假若「阿多」和

「阿嬌」還健在,早就撲近前親熱

了。踏上殿前,突見一條黃犬猛可

從破沙發躍下,竄往花園。毛色還

算潔淨,我以為是老和尚新養的看

門狗,任牠自顧自作耍。〔後來得

知,皆是流浪狗。〕

  壁上的時鐘指著四點一刻。我

曉得老和尚打坐的作息,暫且不出

聲打擾,逕自翻檢書櫃的藏書。咦?

《陳希夷心相編》?陳希夷就是一

睡千年的華山隱士陳摶,我嗜睡如

命,常開玩笑以他為榜樣。〔注一〕

老和尚竟也看道家書籍?這可有意

思了。忙不迭瀏覽一遍。薄薄一百

二十餘頁,駁雜收錄不少,道佛兼

容。除《心相編》外,尚包括《脩

道真言》、《禪海十珍集》、以及

若干小文。篇章之間,配以老僧的

工筆插畫。我見之甚喜,不覺讀出

癮頭。

  驀地,鐘聲乍響。轉頭一望,

四點半,可以喊人了。

  「師父!我來了!」

  連喊三聲,老和尚施施然開門

步出。

  「原來是你啊!怎麼好久不上

來?是不是忘了上山的路?」

  呵呵,這兒又不是寒山道,我

的地盤呢,豈會忘路?我楞有本事

東拐西轉整山遶遍,就是不打廟子

前走過!可這話絕對不能說出口。

  「師父,這本書送我,好麼?」

我把《陳希夷心相編》晃了一晃。

  「可以啊。你只要記住,全書

的宗旨不外乎,存好心、作好事、

說好話,如此自然會得好運。」張

口便是教訓。

  好好好,能不點頭稱好麼?

  老和尚顯得很高興,也不坐了,

站著與我閒話。他依然為招徒弟一

事煩心。這陣子先後來了兩位有興

趣共住共修的人,一位女居士、一

位比丘。

  「那位女眾想來住,竟然先跟

我談條件!出家就出家,還談甚麼

條件!」

  談條件?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緊問下去。

  「她說她可以來這裡修行,但

是,我必須先把這間廟子給她。你

說,有這種事兒麼?女人就是這樣!

男眾出家,根本不談甚麼條件的!」

  咳!老和尚不時被女人「欺負」,

一談及女性,語氣不挺和氣,可以

理解。他正處於「悲憤」的當口,

我忍住沒多嘴,男眾出家也有談條

件的,那男子正是鼎鼎大名的「窺

基」──玄奘的高徒。〔注二〕

  那麼,那位有心共住的比丘跑

那兒去了?

  「他倒是蠻好的人,可惜,唉!

他另有師父,他師父只有兩個弟子。

大弟子離開了,他是二弟子,被他

師父叫回去了。我連床都買了!只

好塞進房間算了。」

  我不想進屋瞻仰人去床空的廂

房。老和尚的徒弟運直恁地薄呀!

  「你會不會補衣服?」老和尚

另展話鋒。

  不會不會!肯定有「陽謀」。

  「唉!我知道,你也不會煮菜。」

  沒錯沒錯!我啥活兒也不會幹。

  「不會補衣服沒關係,衣服破

了,可以再買。不會燒飯作菜可麻

煩了,要是你會煮菜,住在這裡……」

  行了行了,相交十多年,老和

尚的算盤怎撥的,我怎不清楚?趕

緊岔入脩道話題。

  老和尚談興更高,可我已無心

多留。所幸冬天固然不冷,天色黑

得早。藉詞告辭漫步下山。




【注一】



  陳摶,字圖南,號扶搖子,宋

太宗賜號希夷先生。先隱武當山,

後棲居華山。傳說一睡八百年、或

千年。另說,陳摶「只」活了一百

多歲,馮夢龍給了個精確數字,一

百一十八歲,見《喻世明言》。無

暇考証,姑妄聽之。傳說無非聽著

好玩,不消認真追究。

  好友皆知我愛睏覺,修頭陀行

者「過午不食」,我則常常「不過

午不醒」,因此成為笑柄。有一回

鬧著玩,仿鄭板橋的〈道情〉胡掰

一曲自遣。


   荒頭陀,懶挑弦,愛打盹,

   樂逍遙;顛顛倒倒暮且朝。

   瓦缽黃粱猶未盡,

   茅舍青蓬漫自飄,

   一任烏雀秋月噪。

   南柯夢齁齁誰共?

   華山巖希夷風標。




【注二】



  窺基是鄂國公的兒子。貞觀二

十年,玄奘應邀造訪鄂國公,一見

窺基,驚為龍象之材,便請求鄂國

公讓孩子跟隨自己出家。當時年方

十七歲的窺基怎受得了青燈古佛的

清冷日子,死活不肯遵命。玄奘是

名聞遐邇的大法師,不惜紆尊降貴

勸說。窺基沒法了,提出「三不」

條件,料想玄奘肯定不答允。那三

不呢?一、不斷情欲;二、不戒葷

血食;三、不守「過午不食」戒。

  孰料薑是老的辣,玄奘居然爽

快答應!無可奈何的窺基只得皈依

釋門。玄奘的算盤打得又精又深,

早看出以窺基的資質與性格,總有

一天會不斷而自斷、不戒而自戒、

不守而自守。唯識之學得以發揚光

大,玄奘的精準眼光居功厥偉。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