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我至尼泊爾小住,趁便轉

往印度 Rishikesh 參觀瑜伽慶典。

睽違多月,終於又安安適適坐在老

師的屋子。一面啜飲老師調泡的醋

汁,一面閒話家常。

  老師嚴重感冒一場,尚未完全

康復,體力不濟,邊談話邊打呵欠。

我隨口翻譯朋友轉寄的「辨識中風

的三要訣」,並擇要請他記牢:S

(Smile)──請對方微笑。T(Talk)

──請對方簡單講句有條理的話。

R(Raise)──請對方舉起雙臂。

  老師舌頭一吐,微笑道:「有

個中醫朋友告訴我,看舌頭也可以。」

  呵,的確如此。「三要訣」之

外另一訣,便是請對方伸出舌頭。

假若舌頭歪斜,無論歪左歪右,也

算「中風嫌疑」。若無法輕易做出

STR其中任何一項,趕緊送醫檢

查。

  老師幽幽一歎:「送醫有甚麼

用?中風就中風了,醫院最歡迎中

風病患,健保給付高,加上沒完沒

了的身體檢查、復健、醫藥……治

得好治不好醫生才不關心呢!」言

下之意,對當前的醫療體系和健保

制度頗有微詞。

  也難怪,老師病中耳聞目視,

體會深切。我見識不多,不甚了然。

  拿起吉他,回到音樂罷。老師

談興甚佳,提起年少一段往事。

  「有一次我父親帶我去見一位

日本朋友,也是玩音樂的。他聽我

彈完之後,突然問我:『你有沒有

聽到自己彈的聲音?』當時我年輕

氣盛,彈得很不錯。心想,我怎會

沒聽到自己彈的聲音?還一邊彈一

邊跟著唱呢!

  「但是回家後,我的心一直不

定,腦中老想著那個問題。為甚麼

他問我那樣古怪的問題?我撥著吉

他,很認真地聆聽自己彈的聲音,

還是沒甚麼新發現。就這樣過了不

知多久。有一天,我彈呀彈不停地

彈,彈到忘我。仿佛靈魂出竅一般,

豁然開朗!突然間,我從彈著吉他

的身體跑出來,坐在對面,聽著自

己彈的聲音。」

  老師的現身說法猛可揪住我的

注意。(茶杯碎地的剎那,虛雲聽

見甚麼聲音?)

  「蠻怪的,一旦有了這種體驗,

從此以後我都聽得見自己彈的聲音。

不想聽的時候,譬如和大家一起彈

彈唱唱,也可以不聽。」說著。露

出一抹孩子般的笑容。

  嗯,有意思。

  「老師,我們趕緊彈一彈罷。」

  「彈甚麼?先練習以前的曲子?」

  「不要!繼續彈 Grandinas。」

  我的努力方向釘上明確的標靶。




【原寫于 22 May 2007】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