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人好攀人情,可一講到人情,

人的情分未必濃過利的算計。孰是

孰非,卻也難說得緊。

  曾讀過梁羽生寫的一篇〈名聯

談趣〉,背景故事大致如下。

  話說李鴻章任湖廣總督不及一

年,即調任直隸總督,遺缺由其兄

長李瀚章接任。李瀚章有個同年,

姓舒名子超,見李顯貴發達了,特

地趕往武昌求見。不意李瀚章竟然

不念舊誼,給他喫了道閉門羹。舒

子超氣不過,逕至黃鶴樓上忿題一

聯:



  同榜貴人多,任他穩坐青牛,

    也向塵中談道德;

  相交知己少,笑我重游黃鶴,

    枉拋家累學神仙。



  「穩坐青牛」典出老子騎牛出

函谷關的傳說。老子姓李,算是李

翰章的同宗,曾寫了一部《道德經》。

此處譏諷李瀚章穩坐高位,棄同年

故舊不顧,竟也敢滿口道德?字裡

詞間,酸氣沖天。

  我讀完《儒林外史》一書,腦

海中兀自充斥著種種夤緣攀附、亂

打抽豐的醜態,不免對舒子超的行

徑難以寄予同情。李瀚章固然不通

人情之甚,可人家富貴,干君底事,

憑啥非得教人開門揖見?舒子超雖

想學神仙,胸懷顯然不夠曠達。

  細思量,不近人情,未必無情。

覺明妙行菩薩開示得好:「只強順

人情勉就世故八個字,誤卻你一生

大事。」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