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小朋友打籃球,一個不留神,

被撞倒在地,傷了右腳。上醫院照

X光,醫生建議開刀或打石膏六星

期。我一聽,頓時打起退堂鼓。

小輕傷,用得著動刀?打石膏,我

也不願意。六個星期!我天性好動,

豈能忍受被石膏「綁腳」,何況還

得拄拐杖!我翻出理由,原始人骨

頭斷一兩根是家常便飯,有人打石

膏麼?不過一根小骨頭裂開一點縫

兒,也值大驚小怪忙著打石膏?

  腳雖受傷,手可沒有。我決定

如常上吉他課。

  踏出捷運站,平常五分鐘的步

程,今天走了廿二分鐘。

  老師觀察完我的腳傷──瘀血

聚積,波及腳趾,發紫腫脹,成了

爛芭蕉的模樣,直呼「遲了!」遲

甚麼?他自誇「專治跌打損傷」,

本盤算替我推拿,可腳已腫脹,錯

失第一時間,眼下頂好啥也別碰。

  「你可以走路過來,應該沒有

骨折。是怎樣疼法?一陣陣熱辣辣

的抽痛?刺痛?還是?」

  不是抽痛,我嘗過那種痛徹心

扉連覺也睡不穩的疼。若干年前,

我從二、三樓高的樹上跳下來,右

腳踝當場扭了。連著幾日幾夜,那

股「熱辣辣的抽痛」幽靈般盤據我

的大部分感覺。

  「你幹嘛從樹上跳下來?」老

師忍不住發笑。

  不幹甚麼,真的,純粹跳著玩

而已。我是半個「樹人」,年少時

除去上學睡覺不算,窩在樹幹的時

光跟腳踏地面的時間差不多等長。

每每望著紅日沉入山巒後,我才肯

下地。躥高躍低,如同家常便飯。

打盹兒摔落樹下,壓根不算意外。

  老師也招出自家的頑劣往事:

「你知道麼,我小時候很頑皮,有

一次食指受傷,差點截掉呢!假如

真那樣,就不能彈吉他了。」

  是麼?怎麼回事兒?老師伸出

右手食指讓我細細觀察。第一指節

的皮肉下陷一塊,有別於其他指頭。

  老師的童年「劣跡」不比馬克

吐溫筆下的頑童湯姆來得遜色。他

愛玩鞭炮,不知怎的傷了食指,大

概感染病毒或甚麼細菌,一根食指

腫成兩根粗,疼個半死。到外科診

所檢查,醫生使勁捏了一下,沒有

膿,疼得他靈魂險些沒出竅!當時

親戚中有類似症狀者,多半難逃一

截。他越想越恐慌,加上疼怕了,

拔腳衝出診所,再不肯去看醫生。

  後來跑到朋友家玩。朋友的父

親是中醫師,一見他的手指,驚呼:

「你的指頭怎腫成這樣!」急忙取

出藥材搗拌一番,在他的傷指上厚

厚裹上一層。

  回憶至此,老師不禁贊歎道:

「我本來不信中醫的。可說也奇怪,

藥膏一裹上後,我的手指立刻感覺

不同,明顯往內一陣一陣地收縮。

上了兩次藥後,完全好了。日後我

不再排斥中醫,管他甚麼醫,只要

治得好就好。」

  呵,又來一位「管牠黑貓白貓,

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派信徒。

  呼疼扯痛老半天,發疔(注)、

打預防針、帶狀泡疹……細數不同

層次的疼痛。窗外漸漸籠上一層暮

色。該讓吉他登場啦!

  練習 Grandinas 最困難的樂段,

指頭全在第十琴格之後游移。

  「幹嘛編得這麼難!」我的左

手小姆指幾乎抽筋。

  「我還彈過更難的呢!」老師

毫不放鬆。

  行!管它疼不疼,套句最近的

流行詞,拚了!




【注】



老師以台語說了幾種疼痛的毛病。

「疔」,長在臉上。我回來後查辭

典,上頭解釋為:「病名,是瘡癤

的一種。日常長在臉上、脣間、或

指頭上,是圓皰,形狀像豌豆。初

起時發熱而癢,後轉為劇疼。中醫

稱疔,認為是一種極為可怕的外科

病。」




【原寫于 7 August 2007】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