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音樂,老師對其他藝文活

動與作品一概不感興趣,甚至朋友

出版的小說或展覽的畫作也能避則

避,以一句「我不懂」婉辭。他常

自嘲:「我對那些東西沒感覺,覺

得都是假的。我自己雖然寫不出來

也畫不出來,我可是很挑的。」

  呵,服了。

  被友人謔稱「沒感覺」的老師

在我借他的《尋找腦中幻影》一書

中找到感覺。

  我才進門,他一面招呼:「來,

我們來吃豆花。」一面忙不迭贊歎:

「這位作者是個好醫生!」

  這位好醫生是拉瑪錢德朗(V.S.

Ramachandran),與薩克思(Oliver

Sacks)一樣,本身為神經內科醫

生。他們著書撰文也有共通點,皆

對病人充滿熱情與關懷,「不像有

些醫生,高高在上。沒錯啦,他們

擁有專業知識,但在病人跟前賣弄

知識,卻不理會他們的感受,很討

厭!」老師又勾起舊恨。

  拉瑪錢德朗最教我佩服的是手

腦並動的精神。譬如,他在百般思

量後,與研究助理利用簡單的鏡子

幫助患者克服幻肢痛。不花大錢,

照樣立功。出身印度的他在故鄉諸

神的思想浸潤中,面對各種古怪傷

病之際,對所謂的「人性」投以更

深的注目。何謂人性?人何以為人?

答案猶在混沌中,而他根據觀察所

得提出的論點深具啟發性。

  很好,老師跟我又多了一個共

通的話題。




【原寫于 11 September 2007】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