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法師說要去跪香,向佛菩

薩懺悔。」T法師才進教室門,便

笑瞇瞇地打報告。

  哼!平時不燒香,此時「跪香」

管用麼!

  同學一個個出現,神色透些古

怪;要不喃喃自語,再不猛翻課本。

等了一會兒工夫,向來挺準時的G

遲遲不見人影。

  「他一定是逃避考試啦!」S

緊張中猶不忘調侃。

  浪費寶貴的上課時間,不等了。

  發下試卷,只見皺眉的皺眉、

嘆氣的嘆氣。

  「我明明知道在書上那裡,怎

麼記不起來呢!」

  「這些字為甚麼都不認識我?」

  當場批改,立知分曉。

  W法師不改風趣的本性,呵呵

笑說:「我的答對率百分之百耶!」

  沒錯。40題只寫了三題,三

題全對,的確是「百分之百答對率」。

  「這叫看準了才下手,絕不虛

發。」

  行行,算您行!

  Samuddo 考得也不甚理想。

「我記得第一課提到三種職業,商

人、書記、還有那個農夫嘛。奇怪,

怎麼會忘記農夫呢?」

  不奇怪,忘記的可不止農夫而

已。

  我暗自歎口長氣。罷了,考試

無非提醒的手段,認真上課才是正

經道理。

  講課沒多久,G賊忒嘻嘻溜了

進來,坐實「臨陣逃考」的指控。

當然不好責怪他,新年假期他被法

師們輪番請求支援,根本抽不出空

讀書。

  糊里糊塗考一場。(我可沒用

「一塌糊塗」作眉批。)我也該懺

悔,教得不夠認真。此後,作業再

不放鬆,沒得理由,照死寫罷。




【掏心話】


我對考試結果不惱不慍,反而覺得

挺好玩。想起島田洋七在《佐賀的

超級阿嬤》中描述他的外婆對考試

的反應。



 「阿嬤,我英語完全不懂吶!」

 「那你就在答案紙上寫『我是

  日本人』。」

 「漢字也不太會……」

 「就寫『我可以靠平假名和片

  假名活下去』。」

 「我也討厭歷史。」

 「歷史也不會?那就寫『我不

  拘泥於過去』。」



呵呵,同學們!生活實修才重要,

大家不用過於拘泥巴利文啦。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