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完 Grandinas 後,繼續學

習新曲 Danza Mora。此曲乃西班牙

當代吉他大師 Paco Pena 的作品。

Pena 是我涉獵佛朗明歌之初最心儀

的演奏家。跟隨老師斷斷續續熬了

多年,終於可以練彈他的曲子。內

心之快意,仿佛孩童終於取得垂涎

已久的玩具。

  歇息之際,老師談興又發,提

及一樁啼笑皆非的糗事。

  上週他與老搭擋應邀到桃園復

興鄉,為一位來自美國的吉他演奏

家開場。兩位老師個性疏曠,礙於

人情之托,常常糊里糊塗拎起吉他

便上路。到了表演場地,一照面,

可好了!那位美國吉他演奏家不是

生人,正是台灣某位自稱「吉他博

士」的舊識的老師。他技藝平平,

由徒弟安排在四地鄉鎮演出。

  「我們幫忙開場,鏗鏗鏘鏘,

你也知道,熱鬧得很。那位美國人

是主角,彈的是一般的古典曲子,

平平淡淡,觀眾反應可想而知。安

排我們開場實在太不體貼了,簡直

像踢館嘛!我們下場後,那美國人

豎起大姆指稱讚,透過翻譯說應該

由我們壓軸才對。大家都是彈吉他

的,我知道他心裡一定很不好受。」

  老師邊說邊歎氣,對那位「吉

他博士」的作法頗不以為然。

  「更好笑的是,彈完後我們準

備先離開,主辦單位給我們車馬費。

我簽了名,接過一個信封袋。Z老

師也要跟著簽名,辦事人員卻說不

必了,一個人簽名就可以了。原來

那個信封袋就包括我們兩人的車馬

費。你知道多少錢?」

  我不是演奏家,對此向來沒數。

見老師欲笑不笑故作玄虛相,忙不

迭催問。

  「一千塊!就薄薄一張千元鈔

票!連我們的油錢都不夠!」

  呵呵……師徒笑成一團。

  罷了,還是繼續玩一玩「淡撒」、

「哞啦」。〔注〕




【注】


Danza Mora 的台語諧音,聽起來

意思彷彿「丟掉」、「沒啦」。

老師笑呸道:「我的發音已經很不

標準了,被你這麼一亂說,更糟糕

啦!」




【原寫于 18 December 2007】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