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天南地北拉閒扯淡

後,老師開始認真考較我的指頭功

夫。一曲 Grandinas 連彈三次,才

點頭淡淡批了一句老詞:「不錯。」

  老師意在鼓勵,回回皆「不錯」。

我不要雲淡風輕的評語,我需要細

節的琢磨。

  「彈吉他,要有力量。力量不

是純粹的蠻力。有一個學生是健美

先生,很有力量。但指頭僵硬,力

量用不對,根本彈不好。」

  終於進入正題。

  「年紀老不是問題,Segovia

九十多歲照樣彈得很棒。彈吉他不

是打拳,力量的要求沒那麼高。力

量之外,更要講求均衡。換句話說,

每根指頭的獨立性很重要。沒練個

十年二十年,很不容易達到隨心所

欲的境界。」

  我下意識搓揉手指,明白自己

的罩門所在。

  「就算力量有了,均衡度也好,

上台演出一樣可能彈不好。」

  怎說呢?我使出打破砂鍋問到

底的功夫。老師咧嘴一笑,道出自

己的親身經歷。

  某次,他老人家在台上表演,

怎麼彈怎麼彆扭,楞是彈不順。他

仔細觀察研究,發現原來他對紅光

過敏!或許為了營造氣氛,當時舞

台「紅」一色魅豔的紅光,他不知

不覺受到影響。日後的類似經驗坐

實了紅光對他的「迫害」。

  「更可怕的是滿天星。」

  滿天星?老師對花也過敏?

  解釋大半晌,我才搞清楚。滿

天星是一種旋轉的燈光,燈光點點

不住變化,舞會效果極佳。可照在

老師身上效果如何?

  「彈了一會兒後,我的眼睛完

全花了,根本沒法再彈下去。我只

好趕快閉上眼,就這樣閉著眼睛瞎

子似的彈完整場。」

  師徒相視大笑。老師笑了一陣,

隨即說道:「彈吉他跟人生是一樣

的,實力有了,方法也對了,但難

保不出意外。」

  我彈吉他純為自娛,大可不必

擔心「意外」。不禁想起朋友的話:

「音樂當興趣玩,很快樂;當活兒

幹,未必快活。」

  袋子塞進向老師借的十盤 Segovia

的CD,手上拎著師母贈送的「古

早味梅」,又是滿載而歸的一天。




【原寫于 18 March 2008】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