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則故事兒,仿佛這麼說的。

  有個弟子,皈依多年,智慧兀自未開,

一心想向上師表現自己。一天,趁著上師出

門的當兒,快手快腳把上師棲身的小屋子打

掃得纖塵不染,又刻意擺上鮮花果品新衣新

帽,殷殷等著上師回門。

  不多時,上師折返,見此光景,一聲兒

沒吭,逕自坐下歇息。弟子本盼望上師讚美

幾句,沒想到對方宛若未睹,內心不覺悒悒。

他按捺下心頭的不快,趕緊踅至上師的跟前,

噓寒問暖,又是奉茶、又是搥腿兒,百般殷

勤不消說了。

  出乎他的意料,上師茶也喝了,身子也

舒活了,滿面微笑,依舊半句美言也沒出口。

弟子這會兒當真氣惱,暗忖:我這般伺候您,

您老就算不把正法傳給我,好歹也賜我兩句

好話罷!

  他越想越發恚怒,想起自己出家前的日

子,妻美兒嬌,衣豐食足,何等快活!那曉

得皈依上師之後,衣不避寒、食不飽腹,悟

道之途更是遙遙不知其終……思前想後,呔!

著甚來由自苦如斯!

  想著想著,手頭力道不覺加重。

  突聞上師一聲厲喝:「你做甚麼?」

  弟子耳門一震,驀然呆住!

  我做甚麼?我在搥腿兒,呃,不!我做

甚麼?我出家的本意,不正是為求開悟的法

門麼?怎的這會兒為了幾句「讚美」便忘卻

初心?為此,我向上師大獻殷勤,求其回報,

這難道不是市井商賈汲汲營營之風麼?如此

一來,豈非寒磣上師,把他也視作斗筲之徒?

如此一想,冷汗悚然滑落。

  故事兒結果如何?我不曉得。

  這位弟子能夠反躬自省,不昧於己身知

見,誰說他沒長智慧?

  且莫管那些裝模作樣、無頭蒼蠅似地四

處打轉的出家眾。咱們這些俗眾,睜隻眼兒

觀人,閉隻眼兒察己。掏心說,多少時候不

也是忘了自個兒的初發心,掂斤捏兩,淨算

計自家好處?到頭來,紅塵是非,呵,一樣

染身!




【自惕】


「聽其言、而觀其行」,「其」,可以是他,

也可以是我。

凝視他人的眸子,照見的,總是自己的影子。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