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的,老師今日感觸格外

深,意在言外的話語也多。

  以老師的口吻摘記如下。


─────────────── 


  Manitas de Plata(注一)彈得

那麼出色,不少自命專家的人卻瞧

不起他,認為他是文盲,連樂譜也

不會讀。那些學院派的專家根本彈

不出 Manitas de Plata 的曲子,他

們完全搞不懂一把吉他怎能玩出四

五個聲部。自己不行,反而嫉恨真

正的大師!像我這種程度的人多的

是,一般的歌曲聽過後,立刻就能

彈出來。但是能夠彈 Manitas de Plata

曲子的人,沒有幾個!因為聽不出

來他是怎麼彈的。美國人為了錄製

他的音樂,特地把錄音器材裝上飛

機,到他居住的地方,因為當時他

不願出國。佛朗明歌本來就屬於泥

土的,學院派的專家不懂裝懂,亂

貶人家!

 (老師抱不平後,興起隨手撥弄

吉他,赫然是 Manitas de Plata 彈

法的 Bulerias!)

  Yepes(注二)的音樂,我聽

過一遍就不願意再聽。不能說他彈

得不好,他彈得中規中矩,太死板。

我聽過他的現場演奏,錯誤一堆,

老是錯同樣的幾個地方。他在錄音

室弄出來的作品太乾淨了,反而不

自然。他以古典方式彈奏阿蘭輝茲

協奏曲(Concierto de Aranjuez),

Paco de Lucia(注三)則以佛朗明

歌方式表達。Yepes 竟然批評說,

他從來沒聽過那麼髒的音樂!沒錯,

他真用「髒」這個字眼。羅德利哥

(Rodrigo,阿蘭輝茲協奏曲的作曲

者)稱讚 Paco de Lucia 彈出他心

中的味道!Yepes 搞了個十絃吉他

到處宣揚,Segovia(注四)笑他

的寶貝是「怪物」!

 (師徒相視大笑。)

  Paco de Lucia 和 Sabicas(注五)

的音樂我可以一聽再聽,他們彈得

有生命,非常迷人。

  Sabicas 一輩子不彈阿蘭輝茲

協奏曲,不是他沒能力,他就是不

願意彈。我小時候自己摸索吉他,

只彈我喜歡的,不是喜歡的,我也

不彈。那年代〈酒與淚〉這首吉他

曲很流行,好比彈吉他的人都要彈

幾下〈愛的羅曼史〉,我硬是不彈。

三年後,才在朋友的要求下彈一下。

他們沒法相信我居然不會彈這種簡

單的曲子!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自

己愛彈或不願彈的東西,我覺得沒

甚麼不好。玩音樂本來就是要自己

高興,要不,別玩!




【注】


注一:Manitas de Plata(1921-),

本名 Ricard Baliardo,Manitas de Plata

意為「銀手指」(Man with silver hands),

可見對其指上功夫之推崇。


參看 http://www.esbb.net/biogra_en.htm




注二:Narciso Yepes(1927-1997),

西班牙古典吉他演奏家。他最為世人

津津樂道的是,改造的十絃吉他、以

及電影配樂〈禁忌的遊戲〉──即

〈愛的羅曼史〉。




注三:Paco de Lucia(1947-)

西班牙現代佛朗明歌的開創者,百年

難得一個的天才。




注四:Andres Segovia(1893-1987),

西班牙吉他大師,曾被譽為西班牙吉

他之父。




注五:Sabicas(1912-1990),

老師和我同樣喜愛的西班牙吉他演奏

家。




【原寫于 8 January 2008】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