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那律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

號稱「天眼第一」。因貪睡而被佛

陀呵責後,發誓盡形壽不再睡覺,

精進過度,以致失明。傳說有一天

他穿針,無論怎麼穿,楞是穿不進。

這時,佛陀悄悄進屋幫他穿針。

  傳說很美,Samuddo 卻納悶了:

「阿那律不是有天眼神通嘛,為甚

麼穿不進針?」

  W法師微笑答道:「他和佛陀

合演一齣戲給我們看,有神通也不

能怎樣。既然出生為人,有了這身

肉體,就要受到生老病死的物理侷

限。但是,阿那律絕對可以不靠肉

眼穿針的。」

  Samuddo 露出狐疑的神色,

W法師繼續說道:「就拿我自己的

親身體驗來講吧,禪修時,我的眼

皮緊閉著,可是,我能『看見』周

遭的事物。真的!我的禪修功力只

有一丁點兒,非常微不足道。可連

我這種小角色都能看見,何況是大

阿羅漢阿那律。」說著,伸出小指

比了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手勢,

逗得大家呵呵一笑。

  和耷麻閒話,說巧不巧,他也

提起「演戲」一事。

  「欸,那個叫甚麼連的?我老

記不起來。」

  「目犍連。」

  「對對,目犍連,他不是神通

第一嘛,照樣被外道亂石砸死。但

是,他根本沒死。外道打得痛快的

時候,他早跑了。他不過是扮戲給

大家看,主題就是『業力抵不過神

通』!佛陀和那些大修行者不時演

戲給我們看,這叫『示現』。其實

都不是真的。」

  不管是真或假,咱們修行未到,

看戲歸看戲,可別過於入戲。

  不禁想起,寄住加德滿都時,

偶爾陪朋友的六歲女兒玩芭比娃娃。

我沒玩過娃娃,看著小女孩兒扮家

家酒,童言稚語隨口編造情節,細

心呵之護之,絲毫不遜舞文弄墨之

流。

  再一思惟,各人樂子不同。有

以文字扮家家酒者,帝后將相神巫

仙俠任其使喚。有以音樂扮家家酒

者,哀絕悱惻喧嬉頑豔盡其撥弄。

佛陀與諸弟子隨處作主,逢場作戲,

不知是否多少亦樂在其中?

  大玩是戲,小玩亦戲。無非作

戲。蓮池大師《竹窗隨筆》載一故

事,二僧為參禪或念佛相爭不下,

一戲子路過,解以「戲場」之道:



  二僧遇諸途,一參禪,一念

  佛。參禪者謂本來無佛,無

  可念者,佛之一字,吾不喜

  聞。念佛者謂西方有佛,號

  阿彌陀,憶佛念佛,必定見

  佛。執有執無,爭論不已。

  有少年過而聽焉,曰:「兩

  君所言,皆徐六擔板耳。」

  二僧叱曰:「爾俗士也,安

  知佛法?」少年曰:「吾誠

  俗士,然以俗士為喻而知佛

  法也。吾,梨園子也。於戲

  場中,或為君,或為臣,或

  為男,或為女,或為善人,

  或為惡人。而求其所謂君臣

  男女善惡者,以為有,則實

  無,以為無,則實有。蓋有

  是即無而有,無是即有而無,

  有無俱非真,而我則湛然常

  住也。知我常住,何以爭為?」

  二僧無對。




【徐六擔板】


只看一邊。禪宗作家的習用語,

謂執有執無,概為一邊之見。



創作者介紹

Giita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