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梵唄,不覺回憶起兩年前

與老和尚鬧著玩的一段趣事。

  那時,在院子陪老和尚閒話家

常,他提及這段期間上廟裡安單的

若干人士。以前老和尚不收女眾,

可男弟子來而復去,沒一個守得住。

眼下他年紀一大把了,修為抵得住,

不再畏懼閒言流語,始答允攝納女

眾。其中一位女居士,聰敏能幹,

佛法懂得不少,念經禮佛皆行,在

廟子裡住了一段時候。老人家對她

挺滿意,但常常摸不清女人的心思,

不曉得她有時為何發怒。

  「女人真奇怪!你問她事情,

她甚麼也不說,反而去跟來這裡幫

忙的小姐吐訴。幫忙的小姐轉告我,

我才知道她挺喜歡這裡,很願意在

這兒修行。可既然如此,怎麼又走

了?她下次要是再來,我打電話給

你,你趕快過來勸勸她。」

  「勸她甚麼?」

  「勸她留下來呀!都怪你,我

一直要你住下來,你硬是不肯。你

要是住下來,我的煩惱全解決了。」

  這……這啥佛理!我禁不住呵

呵大笑:「我都不願住了,拿甚麼

道理勸人家?」

  老和尚眼珠一瞪,沒好氣道:

「你說話非要這麼直?你就不會說

『好,我想想辦法,也許可以說動

她』?這樣一說,雖然我知道你不

會勸她,至少我聽著高興嘛。」一

隻腳朝我踢了過來。

  我搖頭大笑。戲謔一陣,老和

尚不無感慨道:「她各方面都很好,

惟一美中不足的是……」

  是甚麼?我急催答案。

  「你不曉得,她很愛誦經唱讚,

可是唱得荒腔走板!我一聽她唱讚,

就忍不住想笑。這一笑,功課怎做

得下去?最後我採取一個法子,每

次她一唱起來,我就走到花園,離

遠一點兒。有一天,她問我為甚麼

走開?我開玩笑告訴她,如果不走

開,我剛吃飽飯,肚皮會笑破。這

是實話,她聽了很生氣。後來比較

熟悉了,她沒那麼生氣,請我教她

唱讚。我教了好幾遍,唉,老是唱

錯。C調不是唱成F調,就是跑到

D調。我真拿她沒辦法!」

  這倒引起我的興趣。「師父,

你唱一段給我聽聽罷。」

  老和尚坐起身子,笑道:「你

想學?」

  「學甚麼?聽聽啦。」

  「你學,我才教你。」

  我終究按捺不住好奇:「好好,

學學,你快唱!」

  老和尚可又作怪了,問:「你

先老實說,你有沒有音樂細胞?若

是沒有,我的肚皮可能真要笑破了。」

  老和尚不曉得我玩吉他,尋人

開心的機會豈能放過?我猛搖頭:

「沒沒!我一點兒音樂細胞也沒有!

歌兒也不會唱。師父你只管唱,我

邊聽邊學,反正笑破的不是我的肚

皮。」

  老和尚兀自不放心,先簡要說

明調子與拍子。「你懂不懂 Do Re

Mi 這些?」一邊講解、一邊清唱起

來。老人家嗓音沉厚,倒是不差。

確定我不會搞錯 Do Re Mi 之後,

開始唸出〈大佛頂首楞嚴神咒〉的

頭兩句:「妙湛總持不動尊,首楞

嚴王世希有。」接著一字一字教唱。

  梵唱相當「曲折」,一個字兒

可以拉上三四拍,咿咿哦哦,考驗

耐性。幸虧我之前學過皮毛,勉強

對付。唱了兩遍後,老和尚開心笑

道:「不錯不錯,孺子可教。」

  我忍不住逗他:「師父,你的

肚皮沒事兒吧?」

  老人家呵呵笑道:「我今晚吃

得少,消化掉了,不會破啦。」急

絃續撥:「我這是稱讚你,你的音

樂細胞不錯。聖嚴說,人有無窮的

潛力,千萬不要小看自己。」

  呵,竟然不放過觀機逗教。

「是是,也不要高估自己。」

  老和尚若有所憾責怪:「你就

是愛跟我耍嘴皮子!」接著又打起

歪念頭:「今晚先教這兩句,你回

去唱熟來,其他句差不多就是這麼

唱。下次那位女眾再上來的時候,

我打電話給你,你一定要立刻過來。

你唱給她聽,贏過她,讓她嚇一跳。」

  真真沒治了!傻老和尚!女人

怎肯輕易輸人呢?我輸她,她肯定

歡喜;她若輸我,只怕越發不肯來

了。和尚當久了,腦袋果真空空!

  笑鬧到八點多,哼著小曲兒沐

著空山細雨回窩。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