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們從印度朝聖歸來,興高

采烈談論此行的驚奇與驚喜。我不

禁回想起漫步恆河畔的往事。

  第一次接觸是在2004年的一月

初。見識過喇嘛們在菩提迦耶舉辦

的祈願法會後,我轉往泰戈爾的故

鄉加爾各答(Calcutta,現稱Kolkata)

參觀詩人的故居,回程搭火車直抵

古城瓦倫那西(Varanasi)。

  實心說,初見恆河的喜悅不久

即被觸目的混亂打散。旅館替我叫

了一艘小舟游河,船夫賊頭賊腦敷

衍塞責,不但沒按照講定的時間划

完行程,還厚顏央討更多的船資。

我可不是頭一遭被騙,經驗豐富得

很,先罵個痛快再來理會。

  無情無緒在河畔閒逛,趕巧逢

上當地薈供恆河女神的盛會。祭典

六時開始。印度人不守時的習性,

早先已讓我吃足苦頭,因此我在左

近一家喚做 Mudhur Milan Cafe 的

店裡慢慢磨蹭。直到六點過十分,

才拿著尚未喝完的熱咖啡悠悠晃至

祭典所在 Dasaswamedh Ghat。沒

想到獻祭居然已經開始!

  (呵,「莫非定律」呀!)

  只見河階旁黑壓壓攢簇一片人

潮,五根巨大的燈柱巍然矗立,照

著四下裡明煌煌。燈柱下,五名白

衣跣足的青年男子在預先佈置妥當

的平台,隨著擴音喇叭送出的吟唱

聲一面翩然起舞,一面朝著天地四

方扮出各種優雅的獻祭動作。每位

舞者附近皆搭著一座木架,架上高

掛一個小鐘,繫著長繩,由專人拉

引繩索配合音樂叮噹作響。鐘聲和

著吟唱聲,當真說不出的動聽。

  我一邊聆賞、一邊打量。冷夜

森森,燈光不及之處,盡為闇色所

罩,星子一顆也不見。肅穆的氣氛

中,不少觀眾情不自禁伸舉雙臂,

身子微擺,引吭跟唱。人群中,有

個男子穿梭送給在場者一朵小菊花,

準備祭典結束後拋入河流。

  游目四顧之際,身後突然傳來

低沉的歌聲,聲音雖然不高,在眾

家歌聲中,卻別有一番特殊韻味。

好奇一回首,原來是一位中年男子。

索性側轉身子細細觀察。那男子裹

著頭巾,露出的臉龐如同恆河兩岸

的無數子民一般,早被厲風淒雨刮

出一道道生活的紋痕。他眼角含淚,

嘴脣翕張,唱得如痴如醉、渾若無

人,彷彿已把自身的靈魂交付恆河

女神,種種苦惱哀喜憂懼悉數化入

滔滔流水之中。我當下一陣心血翻

湧,感動莫名,側立一旁靜靜諦聽。

  曲終人散後,頂著寒氣沿著河

岸走回旅館,滿耳充盈著那男子的

不盡餘音。我心底很羨慕他,真心

盼望自己也能像他一樣出神,完全

融入無何有之鄉。(我不曉得那個

境界如何,姑且借莊子之語。)

  後來折返加德滿都,觀賞了當

地寺院慶祝藏曆新年的金剛舞。喇

嘛們錦衣彩飾,華袖翩揮,砰砰砰

左蹦三步、右躍一陣。從黎明至日

落,鈸鼓號角,誦經持咒,歡慶了

兩日。熱鬧固然有餘,卻絲毫引不

起我的共鳴。

  我衷心嚮往的,依舊是恆河畔

的天人交會。





悠悠恆河、嫋嫋餘音






欲欣賞更多的相片,請至:

http://photo.xuite.net/samaadiyaami/1184346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