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施耐菴的〈水滸傳自序〉,

雖然骨子裡他刮不掉文人的酸氣。不

寫書,聒噪老半天,端出四大理由;

決定寫書了,又反覆辯證,同樣端出

四大理由否決自己先前的說法。

幹嘛費這大勁兒!最後還說什麼「吾又安

所用其眷念哉」,其實他老人家還真

眷念得很!要不,何必叨叨管後人讀

了書之後,會如何說三道四?甚至想

到下輩子能否讀到這本傳世大作。還

嗚呼哀哉哩!

  施大才子存身的世界距離現在六

百多年了,他的卓見是,三十歲以前

沒娶妻就別娶,四十以前沒作官就甭

作,五十以後不要在家,〔意思是要

出家撞鐘?〕六十以後連游山玩水最

好都免了。在他那個年代,或許有些

我們捉摸不著的道理。可這種思想放

到今天,絕對笑掉所有男人的蛀牙。

  他的為人倒挺謙虛、挺好客的。

家產「薄田不多」,大部分種高粱,

大概拿來釀酒了。可自己不能喝酒,

〔十成跟我一樣,喝酒會過敏。〕都

是給朋友喝的。童僕婢女也不多,老

老少少加起來「不過」十幾個人。稍

微清閒一點的時候,就叫他們綁掃把、

織席子──席子是特地織來給朋友坐

的。這樣一來,朋友就不用那麼辛苦

只能站立或蹲坐。〔處處為朋友打算,

真是善男子!〕

  前頭那些囉哩囉嗦不提了,現在

談到重點。我最欣賞他說的這句話:

「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快莫若談」。

怎樣一個談法?「所發之言,不求驚

人,人亦不驚;未嘗不欲人解,而人

卒亦不能解者,事在性情之際,世人

多忙,未曾常聞也。」如此無邊無際、

管別人懂或不懂、愛怎麼風涼就怎麼

風涼的談話,真真大快吾心啊!

  耐菴先生好福氣!朋友一齊登門

共十六個,八成都是莫逆之交吧?除

非風雨逼人太甚,平常川流不息輪番

到他府上煮酒侃大山。〔不是特地為

了他家的高粱酒!〕

  這傢伙!真教我看了眼紅!趕緊

把小電話本子拿出來一一點算。啊?

能夠「快談」的朋友,竟然一隻手還

數不滿!嗚呼哀哉!痛哉!不快哉!

我……我竟然快不過古人!揪心號啕

啊……




【原文】


    水滸傳自序


  人生三十而未娶,不應更娶;四

十而未仕,不應更仕;五十不應在家;

六十不應出游。何以言之?用違其時,

事易盡也。

  朝日初出,蒼蒼涼涼,澡頭面、

裹巾幘、進盤飧、嚼楊木,諸事甫畢,

起問可中,中已久矣!中前如此,中

後可知。一日如此,三萬六千日何有?

以此思憂,竟何所得樂矣!

  每怪人言,某甲於今若干歲。夫

若干者,積而有之之謂。今其歲積在

何許?可取而數之否?可見已往之吾

悉已變滅。不寧如是,吾書至此句,

此句以前已疾變滅,是以可痛也。

  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快莫若

談,其誰曰不然?然亦何曾多得!有

時風寒,有時泥雨,有時臥病,有時

不值。如是等時,真住牢獄矣!

  舍下薄田不多,多種秫米。身不

能飲,吾友來需飲也。舍下門臨大河,

嘉樹有蔭,為吾友行立蹲坐處也。舍

下執炊爨理盤盂者,僅老婢四人;其

餘凡畜童子,大小十有餘人,便於馳

走迎送,傳接簡帖也。舍下童婢稍閒,

便課其縛帚織席,縛帚所以掃地,織

席供吾友坐也。

  吾友畢來當得十有六人。然而畢

來之日為少,非甚風雨而盡不來之日

亦少,大率日以六七人來為常矣。吾

友來亦不便飲酒,欲飲則飲,欲止先

止,各隨其心。不以酒為樂,以談為

樂也。吾友談不及朝廷,非但安分,

亦以路遙傳聞為多,傳聞之言無實,

無實即唐喪唾津矣。亦不及人過失者,

天下之人本無過失,不應吾詆誣之也。

所發之言,不求驚人,人亦不驚;未

嘗不欲人解,而人卒亦不能解者,事

在性情之際,世人多忙,未曾常聞也。

  吾友既皆恬淡通闊之士,其所發

明,四方可遇。然而每日言畢即休,

無人記錄。有時亦思集成一書,用贈

後人;而至今闕如者:名心既盡,其

心多懶,一;微言求樂,著書心苦,

二;身死之後,無能讀人,三;今年

所作,明年必悔,四也。

  是《水滸傳》七十一卷,則吾友

散後,燈下戲墨為多;風雨甚,無人

來之時半之。然而經營於心,久而成

習,不必伸紙執筆,然後發揮。蓋薄

暮籬落之下,五更臥被之中,垂首撚

帶,睇目觀物之際,皆有所遇矣。

  或若問言既已,未嘗集為一書,

云何獨有此傳?則豈非此傳,成之無

名,不成無損,一;心閒試弄,舒卷

自娛,二;無賢無愚,無不能讀,三;

文章得失,小不足悔,四也。

  嗚呼哀哉!吾生有涯,吾烏乎知

後人之讀吾書者謂何!但取今日以示

吾友,吾友讀之而樂,斯亦足耳。且

未知吾之後身讀之謂何,亦未知吾之

後身復得讀此書乎,吾又安所用其眷

念哉?



東郡施耐菴序



 

Gi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無記 世論
  • 古人往往能自耕自食
    但凡考場仕途受氣,還可終生構思著作

    今人每日奔勞討不到工作 便又更勤找工作

    古人隱居山林,而不必煩惱有沒有錢換那一張地契

    讀儒林外史,古人尚不用煩惱無雅士共為朋侶;
    今日此言一出人人走避
    怕被這種「消極思想」給感染上了,也要走入"無"子登科、與錢財絕緣之途....

    今人實不如古人

    古人可以快意,今人一快意便有人說是神經病!

    見於此文 有感而發。